长安新能源的迷雾棋局:高端品牌谋划迁重庆、推动B轮融资 – 经观汽车_蔚来

长安新能源的迷雾棋局:高端品牌谋划迁重庆、推动B轮融资 | 经观汽车_蔚来
长安新能源的迷雾棋局:高端品牌谋划迁重庆、推动B轮融资 | 经观汽车 摘要:这一次长安蔚来的注册资本再度提升,是否意味着公司股权结构再一次出现新变化?目前还难以得知其具体情况。但不难推测的是,随着长安蔚来注册资本增加,将来蔚来汽车在长安蔚来的股权将会进一步被稀释。 文 | 高飞昌 当高端纯电动车品牌在全行业遍地开花的时候,早就对外发布的长安高端品牌却依然犹抱琵琶半遮面。近日,被视为长安高端纯电动车品牌主体公司的长安蔚来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简称“长安蔚来”),又有了一些引人遐想的新变动。 经济观察网记者从启信宝公司信息平台上看到,3月27日,长安蔚来的注册资本增加了1亿元至2.88亿元,同时该公司经营范围发生变更,从“新能源整车及零部件的设计研发、汽车销售及相关售后服务”,变为“新能源汽车整车销售,汽车零部件研发”,“新能源整车设计研发”一项被删除。而在更早的3月22日,长安蔚来的注册地址从原先的南京江宁区迁到了如今的重庆市渝北区。这一系列变动意味着什么? 4月8日,记者就此向长安汽车进行了咨询,该公司公关部一位人士回复:“高端项目有专门团队在推进,现在具体情况还不是很清楚。”长安汽车早在2018年4月就向外发布了成立高端品牌的信息,当时长安汽车对旗下品牌结构进行了重梳,形成了长安、欧尚、凯程、高端品牌AB四个品牌梯队,其中AB品牌即高端电动车品牌。但自此以后,长安高端品牌鲜有明确的进展。 直到2019年8月,经济观察网记者从核心渠道获悉,长安高端品牌由长安蔚来团队负责,才第一次让外界得知,长安蔚来其实就是未来长安高端品牌的运营主体。不过,此后一年中,长安蔚来这家公司频频变动。先是在2020年6月,包括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在内的蔚来系高管退出了长安蔚来的管理层。随后长安汽车在2020年半年报中披露,已收购长安蔚来,将该公司纳入合并报表范围,长安汽车的持股比例达到了95.38%,蔚来持股比例下降至4.62%。 但到了2020年11月,长安汽车向外宣布,将与华为、宁德时代联合打造高端品牌。这又引发了华为、宁德时代入股长安蔚来的猜测。纵观过往,距离品牌发布已经过去了三年时间,但长安的高端品牌始终处于迷雾之中。 事实上,不仅是高端品牌,整个长安汽车的新能源业务目前均处于扑朔迷离的状态。今年2月份,一份长安新能源的招标文件显示,长安新能源将启动金额为30亿元的B轮融资,同时长安新能源已经开始选聘证券公司担任公司财务顾问,拟开展IPO事项。4月初,长安新能源一位负责人向记者表示“B轮融资在推进当中”,证实了这一点。 然而从长安汽车新能源业务的发展情况来看,其多年的巨额投入似乎并未能带来明显的效果。长安新能源2020年的新能源车销量约3万辆,仅占长安汽车总销量的3%。 从南京到重庆 长安蔚来注册地址从南京江宁区迁往重庆渝北区,这是一个容易被忽视的重大变动。长安蔚来是由长安汽车与蔚来汽车在2018年8月合资成立的一家新能源公司,双方各持股45%,其余10%股份由高管团队持有,注册地位于南京市。根据当时双方的合资计划,要在南京投资50亿元,生产智能网联新能源汽车,并规划研发三款产品。 在业内看来,南京是国内智能网联新能源汽车重镇,先后有多家新造车企业入驻,同时南京也是长安新能源的重要生产基地之一。因此,长安蔚来落户南京,将能够有效利用当地的产业链生态快速开展业务。 但长安蔚来自成立后很少公布具体进展,反倒是出现了蔚来系高管退出、长安收购长安蔚来股权等一系列变动。经过这一系列变动,长安蔚来从双方合资公司演变成了长安汽车绝对控股的子公司。2020年11月,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主要是因为蔚来汽车当时在资金方面较为紧张,双方经过协商达成了这样的结果。” 而后,蔚来也在广汽蔚来中逐步降低股份至4%左右。蔚来曾明确对两家合资公司自己的角色只是“投资人”,它们的路需要自己找。而随着长安成为自身高端品牌的绝对主导方,其将公司总部从南京迁往大本营重庆也符合情理。 实际上,不只是长安蔚来公司注册地变为重庆,长安高端品牌的生产制造也将在重庆工厂进行。2020年12月份,一份长安汽车的工厂招标采购文件显示,长安高端品牌首款车型E11启动招标,项目出资人为长安蔚来,出资比例为100%,而生产基地在长安汽车两江工厂。该招标文件同时显示,长安高端品牌的后续车型还有E12、E14。 长安已经确定了由长安、华为、宁德时代三方联合打造高端品牌的路径,但究竟是在长安蔚来中继续探索还是另起炉灶,现在没有清晰的答案。在汽车业内,车企推出高端电动车品牌往往都采取跨界合作的方式。如上汽智己汽车,由上汽集团、张江高科、阿里巴巴三方联联合打造,北汽极狐由北汽蓝谷与麦格纳合资打造。长安高端品牌三方将采取什么样的合作方式?是合资入股,还是仅仅限于技术合作?长安汽车并未作出明确解释。 那此次长安蔚来注册资本增加1亿元,这一资金来源是否与华为、宁德时代有关?记者分别向华为与宁德时代方面咨询,但截至发稿双方没有给出回应。从目前长安蔚来公开的股东信息来看,仍旧只有长安与蔚来两个股东方。华为方面曾多次公开表态自己不会参与造车,但宁德时代会不会直接投资到其中? 更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次长安蔚来的注册资本再度提升,是否意味着公司股权结构再一次出现新变化?目前还难以得知其具体情况。但不难推测的是,随着长安蔚来注册资本增加,将来蔚来汽车在长安蔚来的股权将会进一步被稀释。 新能源业务整合? 新的变化还有长安蔚来的经营范围也发生了变动,将不再从事新能源整车设计开发,只保留整车销售及零部件的开发销售,这是否意味着长安高端品牌将变身轻资产运营模式,而生产制造由长安汽车来进行?据了解,长安新能源目前的运营模式即是如此,车型由长安新能源开发,但生产是委托长安汽车代工。 长安新能源正式成立于2018年,是长安汽车将此前旗下所有新能源业务打包后新成立的一家独立公司,成立之初该公司就表示将会引入战略投资者。2020年1月,长安新能源宣布引入了四家战略投资者完成混改,长安汽车的持股比例下降到48.9546%,但仍是第一大股东。 回顾长安新能源业务的发展历程,至今已有十多年时间,在2017年更是公布了投资约1000亿元的“香格里拉计划”,并制定了2025年全面停售传统燃油车的计划。但一直以来长安新能源的业务进展好像都没有完整的展现过——至少相对于进展更快的广汽、上汽们来说,还有待进步。 目前,长安新能源旗下只有奔奔E-Star、CS55纯电版、CS15E-Pro、逸动EV460、 逸 动 ET、 奔 奔 EV360、CS75PHEV等少数几款新能源车在售,2020年的销量与同行业对手不在一个量级。长安新能源此前公布了将来会推出基于专属纯电平台的车型,但目前还没有清晰的时间。 在这样的情况下,长安新能源进行IPO无疑显得相当激进。值得指出的是,长安新能源因为央企的身份,在新能源汽车发展上还面临着诸多束缚。比如在此前的A轮融资上,就因为“在涉及到改革的一些核心条款上主要投资者产生了分歧”而告吹。实际上,主要矛盾是入股的价格和权力上形成了矛盾,长安还是希望自己掌握主导权。随后在该年10月第二次挂牌公示增资项目,直到2020年1月才最终得以完成。 目前,长安高端品牌与长安新能源形成长安布局在新能源业务领域的两条线,但两者是否在日后分别进行融资上市?这同样是一个问题。对此,一位证券分析师向记者表示:“长安新能源业务如果能够完成整合,将会增厚实力,也有助于推动B轮融资和IPO上市”。不过上述长安新能源内部一位 负责人表示,自己未听说这样的计划。

标签:,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s

国安官方为巴坎布庆生 透露其愿望是新赛季3次戴帽国安官方为巴坎布庆生 透露其愿望是新赛季3次戴帽

国安官方为巴坎布庆生透露其愿望是新赛季3次戴帽4月11日北京国安俱乐部在丰台体育中心举办了新赛季前的新援见面会和公开训练课,球队新赛季备战进入冲刺球队。此外今天还是国安前锋巴坎布的31岁生日,国安在官方微博上为巴坎布送上生日祝福,并透露巴坎布的生日愿望是新赛季完成3次帽子戏法。北京国安在其官方微博上写道:“祝我们的快乐男孩巴坎布生日快乐!偷偷

邵阳家长速看!今后,幼儿园不得设学前班!_小学_1邵阳家长速看!今后,幼儿园不得设学前班!_小学_1

邵阳家长速看!今后,幼儿园不得设学前班!_小学邵阳家长速看!今后,幼儿园不得设学前班!导读:日前,教育部印发了《关于大力推进幼儿园与小学科学衔接的指导意见》,文件明确提出:小学严格执行免试就近入学、幼儿园不得提前教授小学课程内容、不得设学前班。家长“拔苗助长”,学前班“野蛮生长”、小学一年级超标教学……近年来,幼小衔接教育领域出现的问题备受诟病。日前教育部印发《关于大力推进幼儿园与小学